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www. d88.com

文章来源:AG8U    发布时间:2019-11-18 00:16:06  【字号:      】

www. d88.com听我这么一说,先前说话的那个胖工商一拍桌子,说:”快结帐.我们要做事了.”我仰起头,慢慢直起身,看到四周的客人都看着这里,于是便打了个哈哈道:”啊,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是我办事不周,但是几位大哥,”我压低了声音说:”这里有些那个…不太方便吧.”说着回头看看身后,那几个工商相互看了看,那个胖工商点点头,轻道:”那你说呢?”我站起来,收起桌上那三条烟,说:”那就请你们三位到我里面的办公室坐一坐吧.”那三人又相互望望,点头说:”那好.”那个黑脸工商见杯中还有酒未干,便举起酒杯,仰头喝干,又抄起桌上的筷子,夹了两把菜向嘴里塞去.一边站起身来,用手抹抹嘴唇,含混地说:”走..走..我们走…”我笑着带着这三人向着后面的办公室走了过去.我们要了个VIP房,那个服务生掏出步话机说了几句,不一会,走来两个穿着西装的服务员,领着我们就象二楼走去.小五在一旁低声对我说:”这里排场还真不小.老板肯定有来头.”我嗯了一声,跟着那两个服务员来到了二楼尽头的一间包房内.进了房间,六人打开菜单点了饮料.待服务员都出去之后,他们都看着我,黄勇问:”周周哥,接下来怎么做? 要不要给他们搞点事?” 一边的一个叫郑辰的兄弟拍着桌子道:”先吃,吃完了把人叫来说东西不对味,让他们赔钱给咱们.”我摇头笑道:”咱们又不是无赖,这里也不是街边摊,你以为到哪里收钱都一样吗?”郑辰红着脸,摸着脑袋喃喃道:”当初去盘古路上收摊位钱,大家都这么干.”我哈哈笑道:”大家都别急,该吃的吃,该唱的唱.要叫小姐就叫.先玩着再说.”“好!”老广第一个站起,说道:”这酒我喝了.”傻毛跟着站起身来.凌简也站了起来.我举着酒杯,看向邵旻,他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举杯起立,左手拉了拉身旁的黄静,说道:”既然大家都没意见,我自然也没什么问题.那我们就看看,是谁先干掉这个石岩吧.”说罢,仰首一口喝干杯中之酒.我也举起杯来,笑着把酒倒入口中,一边抬眼看了下旁边的凌简,只见他神色如常,一口将酒喝尽,重新落下座来.我心中暗想:”这人颇不简单,却不知道和小洪什么关系.” … 席间无话,众人各怀心事, 草草吃了几口, 邵旻便称有事,先行离开…黄静跟着走了出去,洪嘉洁面有得色,把嘴凑到我耳边道:”这两个家伙,呵呵,大概是想早点去抓石岩了.”我摇了摇头,对他说道:”今天晚上你替我约下凌简,我想和他谈谈.”

四人重又坐定后,金老板拿起筷子道:”先吃菜.大家边吃边聊.”我饿了一天,刚才回过神来,这时候已经感觉到肚子极饿了.便不客气,夹了面前的一块咸鸡,放入口中… 菜入口,酒下肚,几巡过后,我方才觉得自己缓了过来…这时候,我忽的又想起中午看到的那一幕.鼻子一酸,险些掉下泪来.我赶忙咳嗽了几下,掩着嘴对金老板说:”我要去洗手间方便一下.”说完便向外间走去.到了洗手间,我开了冷水,向脸上泼去.拼命让自己清醒过来.一边想着:”过去了,那些事情都过去了…现在不能再被这些事情影响了…” 终于,几分钟后,我带着微笑和满心的冷漠回到了席间.听到着话,我眼前一黑,跌跌撞撞地倒退几步,重重靠在墙上.黄毛走到我身边,抓着我的手臂,轻轻说:”你不是存心的,周周…这不怪你.”我摇了摇头,茫然说道:”这一家人都被我害惨了..都被我害惨了…” 黄毛皱眉问道:” 一家人?” 我转过头,望着门的方向,说道:”他爸就是申叔.” 黄毛听了,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 忽然说道:” 那申叔也不能留了.” 我双目无神地望着他,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黄毛咬着鳃帮,看着我说道:”申叔知道他儿子死了,无论如何都会找你报仇.这人绝对不能放走了…”我猛地大吼道:”不行…不行…我不能这么害人全家,我不能…”黄毛忽然跑到门边,将卷帘门向上一拉,对着外面的李毅叫道:”把这老头带进来,快.把他的眼罩拿掉.”我忽然发现,自己已经钻进了一个套中,而这个套,正是我自己慢慢布下的 : 我答应了黄毛不会对伟刚下手. 又为赢得叶世杰的信任,假意答应帮助他干掉伟刚. 哪里想到等叶世杰死了,这事情却并没有完结,就象一个已经启动的定时炸弹,无法再拔除引信,我所能做的,只有等待爆炸. 此时的情况是,我既不能拒绝成哥的要求,否则便会引起怀疑. 然而我也不能答应成哥.因为这样一来,我便违背了对黄毛的承诺.我到底该如何去做呢? 事到如今,也实在是无法容我多想了,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www. d88.com这辈子,坏事糗事做了不少,好事还真没怎么做过. 今天跟老哥干了一回. 感觉还不错.那个司机硬是帮着我们把大冰柜搬上了楼. 顺便在老爸面前添油加醋眉飞色舞把我们夸了一通,临了还说一句:” 你可是生了两个好儿子呀.”老爸听了,笑得合不拢嘴. 晚上吃饭的时候,喝了不少酒,不住地看着我和大哥笑着. "老头子今天真开心,是不是平时太少有机会让他那样高兴了.”我暗想着.

www. d88.com

www. d88.com“好, 这事我接了.”邵旻缓缓站起身来说道:”不知道小洪敢不敢和我争?”洪嘉洁大声说道:”那好,我们就看看谁先杀了石岩.” “石岩? 石岩是谁?”老广忽然问. 我心道糟糕,想这洪嘉洁实在沉不住气,连嘴都管不牢.一边想着,一边皱眉问:”对啊, 这石岩是谁啊?” “啊…石岩是…”洪嘉洁一时愣住了.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对面的邵旻凝起目光,望着我厉声说:”周周,是不是你们早就设好这个局让我来钻? 你们是不是都已经策划好了. ”忽然他目光一闪,喝道:”小洪,成哥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洪嘉洁大吼一声:”你说什么? 你不要冤枉人.”邵旻冷笑了一声,说:”那也不是没有可能,你们找人害了成哥,又把那人做掉,想顺顺利利当上这月浦的大哥.”说到这里,他看了我一眼.我拍着桌子站起身来,叫道:”你是不是怀疑我周周李全德忽然咯咯笑了起来,笑声高亢而尖锐,在这寂静的房间里回荡着,夹杂着金老板的喘气声, 令我毛骨耸然 .”你…你为什么…”金老板咳嗽着说道.李全德止住笑声,说道:”终于等到这个机会了,老金.”金老板大口地喘着气,说道:”我…我一向对你这么好.”李全德哼了一声,说:”我跟了你那么多年,你拿了多少,我也看在眼里.我为你做了多少事,你却未必领情.”金老板说道:”你这么做,不怕…不怕兄弟们对你…”李全德又呵呵笑了起来,” 你记住,今天杀你的,是伟刚的人,而不是我.今天所有的兄弟都知道你要对付伟刚,也知道伟刚派了人来做你.你看看,死在地上的都是他的人,伟刚这黑锅那是逃不了的了.”李全德语声得意,”不过么…伟刚估计也活不过今晚了.咱们的人想必也要动手了吧.”凌晨的街头,泛着一股寒气.我蹿进对面的超市,拿了两瓶红星二锅头.出来后,分了一瓶给成哥,笑着说:”慢慢喝,这回睡街上可没人看着你.”成哥哈哈大笑道:”没问题,你当我酒量真不行么?”说着,他便打开瓶盖,啜了一口. 我笑了笑,看看天上,黑漆漆的天空,无星无月.忽然听到成哥在旁边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帮我,周周?”我转过头去,看了看成哥,他正低头和着我的脚步慢慢向前走着.我轻轻讲道:” 说实话给你听吧,成哥.” 成哥嗯了一声,说:”我正想知道.” 我吐了口气,说:”我一直害怕伟刚,叶世杰死后,我更不想在他手下做下去了.所以离开了他. 我想,要是月浦这里的朋友,对伟刚还有威胁的话,那伟刚暂时就不会太在意我.说实话,我是想把你们当作档箭牌.”说到这里,我顿了顿,看着成哥.成哥面带微笑,说:”我想也是如此.不管怎样,你救过我,这份情,我还是会承的.”

58跟着伟刚混, 和之前在学校打架斗殴,抢钱泡妞,无事生非,那是性质完全两样的混法, 用警方的语言来描述, 前一个是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有组织的犯罪团伙, 后一个则是街边的小混混而已. 按照古惑仔电影里的讲法, 你可以说我开始混社团了. 社团的老大不是伟刚,而是一个叫石磊的家伙,我们叫他磊磊,当时磊磊带老婆去庐山玩了,两星期后我才见到他.伟刚是老二,也是这里最能打的家伙,据说他以前是徐少体(可能是卢少体,我也记不清了)练散打的,特别膘焊. 黄毛则是伟刚的表弟, 大肚子老板是伟刚的干爹,他从小就在月浦那块混,用我的话讲,就是个老混混了, 后来带着伟刚到这里开了个小饭店...晚上九点,我和黄毛同那个叫做宋立锋的福清人在新客站后面的大统路上的一条小弄堂口见了面.这个宋立锋长得高高大大,小眼睛,皮肤微黑. 见了黄毛,他嘿嘿笑道,怎么? 要给兄弟我介绍生意么? 黄毛指着我说:”这是周周,和我一起宝山混.”宋立锋笑着对我说:”听说过,听说过,宝山的周周最近很有名嘛.呵呵.”我对他点了点头,说:”有件事情想让你帮忙.”宋立锋道:”谈生意么? 那来我家谈吧.”说着转身,带着我和黄毛走进那条弄堂,在一间低矮的房子前停下.掏出钥匙把门打开.他回身说:”进来谈吧,我就住这儿.”www. d88.com




(AG8U导航)

附件:

专题推荐


© www. d88.com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www. d88.com: